查看: 2232|回复: 9

生死狼塔 | 队友险葬熊口,到底是领队抛弃队友?还是队友放弃了团队?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6-11-22 00: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原创 2016-11-21 小超 超级俱乐部
1.jpg
国内那条徒步路线,最容易吹水?”——“狼塔C”
国内那条顶级徒步路线,最容易装逼?”——“狼塔V”
国内那条顶级徒步路线,既有内涵,又有风景,还能成就户外大神?”——“狼塔C+V”
6d52672.jpg
能走完狼塔C+V的,的确人敬佩和仰望!
8座超过3500米的达坂,最高超过4000米,
全程穿越近200公里,累计爬升与下降均超过10000米。
随时可能与狼共舞、与熊共食,双脚游走在陡峭斜坡,身体与悬崖擦肩!---于是成就户外大神!
话说虐过狼塔C+V都只见其一,“生死鳌太”事件之后小超有很深的感悟,看别人玩户外你用不知道绝美风景背后的故事,一次次的无人区穿越永远无法预估的“危险”,人类的生命在面对大自然又是多么渺小!
你真的了解户外,了解AA户外吗?
今天小超既生死鳌太事件之后,再为大家分享一个“水镜狼塔”事件,希望大家认认真真读完,认认真真思考什么是"AA户外”,你真的了解AA户外的风险和责任吗?!
别拿生命当儿戏!
◆  ◆  ◆  ◆  ◆  
   水镜狼塔事件   
一、什么是狼塔C+V
一句话,不完全统计,国内外徒步爱好者成功完成狼塔C+V的驴友不足500人。
二、水镜狼塔事件还原:
1.人物介绍:
当事人:水镜
领队:李少枫
队员:伞哥,咏者,大兵,小唐等

◆  ◆  ◆  ◆  ◆  
2.事件还原
2.1 不信任,埋下了生死的伏笔
来自当事人的笔记:
本来一直不想去狼塔的,这次听说狼塔可能明年要被开发,为了在户外的人生中不出现遗憾,决定还是去走一次。关注了各个网站和户外群的活动帖子,在月下门报李少枫领队发的狼塔12天行程,实际行程9天半的狼塔C+V路线。

其实和李少枫领队一起去狼塔,我是有顾虑的,犹豫了很久才下的决心。我进入月下门参加活动已经有两年了,但和李队实际只走过两三次。第一次是去南北双驼梁,一个和我一起在农家院屋顶露营的门友,用刀切西红柿,结果把手指给割伤了,伤口非常深,需要去卫生所进行包扎。当时我跑去找李队求助,虽然李队也是积极的提供帮助,但我给我的感觉并不是特别的温暖。
第二次是去东西箭扣连穿,我是前队7点左右到的山下,在车上一直等后队等到了夜里12点多,之前在山上我们前队就建议后队应该下撤,因为老乡说还有4个小时才能到山下。但李队觉得没有这么长的时间,老乡的话含有水分,队伍2个小时就可以下去了。结果他们下山时,天早就黑了,还有女生因为夜里走山路,结果把脚给崴了,更拖延了队伍的速度。
通过这些事,我觉得李队对自己队友的实力有些过于高估,对线路的难度不够重视,对达成目标过于执着,对安全下撤缺乏意识。

我是2014年玩户外,但这两年玩的路线不少,玩的也比较虐。北京本地的山,什么大小五,海陀啥的就不说了,轻装我曾三上河南嵩山,少室山的自由之巅、莲花寺沟、玉皇沟等攀岩无保护性质的徒步路线。
重装长线走过洛克线的木里到亚丁穿越、四姑娘山长坪沟到毕棚沟负重60斤无向导反穿。而且我也考虑李队玩户外好多年了,也没听说出过什么大事,像狼塔这种新疆顶级探险路线,国内常规顶级徒步路线,领队应该会更细心更谨慎吧,出行计划也做的很全面,没想到就是因为这种错误的想法,让我被同伴抛弃,差点永远的留在了狼塔。

小编点评:可以看出,在最开始水镜对于领队就是心有一定成见,甚至不信任,带着成见出发的旅途,势必不会太轻松。这里交代了水镜和领队的户外经验和背景,都是经验丰富的驴友,大家带着这些了解继续向下看。在这里,小超想大家记住“东西箭扣连穿”这个事件,小超将放到最后做分析。
◆  ◆  ◆  ◆  ◆  
2.2. 关键词,高原、新鞋、洗澡、洗脚               
9.26日大家买了气罐之后就开始开车往山上走,走到了26日早上0点19分车子终于停到了一个山顶,司机告诉我们他不能在往前走不了,让我们顺着沟下去,那里没有大斜坡,一直走就能走到白杨沟了。然后告诉我们晚上一定要把锅放到帐篷里,如果有狼扒你的帐篷,直接敲锅狼就跑了,出营地方便的时候,最好是两个人,狼很聪明,会直接背后扑上来咬住你的脖子,这不是开玩笑的事,让我们提高警惕。

我们和司机道了谢,我重新整理了背包,把馕、苹果、气罐都装到了背包里(背包现在应该有54斤左右,出门49.5斤,又加了4个230克的小气罐,4个200克左右一个的馕,5个苹果11元(12元1公斤),我腰上还有大约1公斤的防身腰带没有算在里面,因为是身上穿戴的,所以不计重量)。背着重装包一路下坡,他们有看到近道直接下切过去的,我觉得晚上切道太危险,所以还是沿着路走,一直跟着前队排在了第四个。
到了沟底,小唐还没跟下来,大家都放下包等他,我把包放下时,杯子上的小挂扣蹦开了,用指甲弄了半天,差点把指甲弄劈了也没弄好,这时他们已经往前走了,我要去追他们,这时突然感觉到脚的大拇指磨得很厉害(这双重装徒步鞋是4月份海淘过来的,一只1680克重,是双好鞋,但因为太厚实所以一直没穿过,可能这就是新鞋会磨脚吧,郁闷)。他们过了一个木桥,这个独木桥是两个木头搭的,因为有水所以超级滑,我用登山杖固定好,保持住平衡,慢慢的走了过去。这时已经凌晨3点多了,领队在河对岸找了个营地,决定在就在这扎营,我也赶紧搭帐篷,用最快的速度躺了下来。

26日早上9:30准时出发。走在崎岖的小路上,风景还算是不错,路上有牛有马在吃草,其他人的包比我的要轻,甚至有才30多斤的,渐渐的我落到了队尾。已经下午14:00多了,领队准备直接翻白杨沟达板,这样我们就还要走30公里,队友们都不太想走了,我也因为包重的原因,想赶紧露营吃东西减负,所以大家一起劝说了领队,按计划去原定的营地进行修整,下午3点到达白杨沟达坂下面的营地,今天一共走了17公里。把帐篷搭了起来,我铺了地布放东西,把重装鞋换成无趾沙滩鞋,让脚舒服一下。还做了点热水洗了洗头(很多人怕高原洗头感冒,但我高反症状时洗热水澡第二天都没事,也算特殊体质吧,大家没事不要学我呦)。又用毛巾蘸水擦洗了身上。
做了半锅温水,兑上冷水,用便携水盆放上泡脚盐好好的泡了半小时脚,然后撕开两贴脚贴,据说对恢复疲劳有很好的效果。之后,拿着泡脚桶去溪边打水,用准备的洗衣粉清洗了换下的脏衣服。

吃完饭,准备把餐具都洗了,煮了锅喝的热水,将包重新整理了一遍,吃了半个餐后苹果,然后到河边进行了洗漱。回来将米投了下,和燕麦一起用锅泡上,把皮蛋找了出来,一起放到了帐篷里。可能刚才在雪地里着凉了,喝了点热水,把带的唯一一贴暖宝宝找了出来,贴在了肚子上,又拿出一贴芦荟保湿面膜,钻进睡袋贴上面膜,把手机插上充电宝,这时才晚上19点多,又玩了会手机,记好备忘录后,一看 已经快21点了准备睡觉,关手机睡觉,明天还要挑战劝退达坂。

新鞋子第一天就磨脚,小超直言,这未来的八九天可一点都不好过!尤其还是在陡峭的,要过冰河的狼塔!鞋子和背包里面背的东西,这都是后面事情发展很重要的两个影响因素,小超在这里先留个悬念。
◆  ◆  ◆  ◆  ◆
8cc9637.jpg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00:02:35 | 显示全部楼层

72d92a6.jpg 2.3、脚痛,高反也一起来了!领队劝退...
27日,今天要翻越第一个达坂--白杨沟达板,又称为劝退达坂,海拔有3860米,在狼塔C+V线里的达坂中排名第三位。在草皮石头上不断起伏,54斤的重装包让我越走越没有力气,两肩勒的生疼,应该是因为颈椎动脉压迫,造成了高反预兆,大腿越来越没有力气了,我只能走走停停,慢慢磨大坡,避免加重高反。还有500米快到山顶时,伞哥跑过来,说大家已经等我和小唐2个半小时了,小唐说他没有问题,他代表全体队员让我进行选择,要不自己继续走,要不自己下撤。我说我是被包压的高反,我自己能过去,我选择自己一个人走,你们可以先走,我能追上你们。

伞哥没想到我要继续走,叮嘱我过河一定不要一个人过,然后他就去追队伍了。目送他们向上翻过了达坂。我自己一个人慢慢地继续磨达坂,终于经过1个小时的努力,登上了白杨沟达坂。下坡了我要赶紧去追他们,下坡我速度很快,但大拇指和小拇指外侧被磨的更加难受,到了山腰中部小拇指外侧被磨破了(第二天树队的老驴告诉我,我才知道是因为下坡的时候,鞋带没有系紧的缘故)。这时已经不能正常行走了。只能慢慢地往山下蹭,我的包里都是吃的,太重了得赶紧消化,继续向下走去追队伍,到了马鞍营地下面的小河旁,天上又下起了小冰雹,当时已经晚上19点了,考虑安全还是扎营了。

9d1901d.jpg
28日,早上7点10分起床,先熬了一锅热巧克力,蘸着热巧吃下了半个馕,吃了一个瘦肉多香肠。看到有队伍过河,赶紧收拾好行李,跟着队伍向前走,结果过河时没想到水里的石头这么滑,脚直接进了河里。到了过河点他们都开始换鞋,我反正鞋都已经湿了,直接趟水吧。早上一共过了4条河,其中最后一条,水流非常急,柱杖过河也勉强可以,但危险性较高,新疆户外队对安全一向严格,因为出一次事故,哪怕不死人,但造成严重影响,领队的职业生涯也有可能就此结束,所以新疆商业队对户外安全做的都非常到位。我也帮树队他们拉了安全绳,所以直到我和他们过完河,直到我独自一人往前走,他们很多人才知道我不是他们队的,呵呵。

这时已经13:30了,树队开始吃午饭,我问了下今天过河已经结束了,我决定抓紧时间去追队伍,刚走出了大概200多米,过了一个转弯,看到前面有队伍正在修整,走近一看竟然是李队他们,大家对我能够一个人追上来,都感到非常惊讶,原来他们昨天就在我看到的那个临时营地扎的营,上午还走错道了,又走了一截空中栈道,过了两条河走到了这里,我和他们坐下来一起休整。伞哥听说我脚磨破了,很热情的给了我两贴创口贴,我贴上果然感觉好了很多。

领队决定扎营并召开了全队行进会议。会议主要说我们进山因为坐车所以比别的队少走了7公里,但是现在和商业队进度却是一样的,商业队前队的实力是非常厉害的,但我们不能再这样走了,因为李队订的飞机票是5号晚上的,这样走他估计就赶不上飞机了,然后劝小唐还有一个大叔和商业队一起走,从C+V线坐车出去。又问我的情况,我说我今天试一下,看看情况,如果我跟不上,或者晚上到不了营地再说,然后就散会了。我扎好帐篷后,做了碗茄子鸡蛋面,面汤也没浪费,冲了杯羊奶,可能是接近雪山的缘故,风吹的有点冷,赶紧把羽绒服穿上,面条才吃了一半,就感觉有点难受。找出黑糖姜茶煮上,然后又做了锅热水灌上水杯。

因为鞋子的缘故,水镜不止一天落在队伍最后面。因为背包不够匹配自身体能,太重的缘故,水镜就更加走不快。说句公道话,考虑到他的安全和团队人的安全,作为领队,第二天就劝退他是合情合理的。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带了那么多东西在背包,却偏偏没有带创可贴,这真是百密一疏。

◆  ◆  ◆  ◆  ◆  
2.4 山羊的骸骨入眼,这附近应该有狼  
29日,早上8点准时出发,好像今天翻越的是库勒阿特腾达坂,步行大约22公里的距离,下山的时候遇见了大兵和他的朋友,他们都是第一次参加李队的活动,下山又引起了脚疼,我、大兵和他朋友逐渐走在了一个小队。过河很费劲,得踩着独木,然后再跃到石头上,这时大兵的朋友已经过去了,我上去试了下,感觉木头太滑,我让大兵先过,我把登山杖拉长,大兵也过不去,我试了试感觉这回没问题,果然平安过了河,大兵也学我把杖拉长,也平安过来了。

然后走了没多远遇到了河道,这次又要脱鞋过河了,我把便携雨裤取了出来,用骑行的绑腿固定,穿上沙滩鞋过河,感觉很不错,和游泳差不多,没有感觉水冷,但是过了河走在石头路上,鞋的差距就出来了,到了换鞋地方,赶紧把鞋换回来,脚痛死了。走了没多久,又是下河,我就没换鞋直接趟了过去,实验成功没有漏水。继续向前进,这次河水比较急,有部分水进来了,发现应该是把绑扎带冲高了。到了两颗老树有三条岔路,大家不知道怎么走,我决定等一等,看看是哪儿条路,最后他们都选了最右边的路,这时大兵他们也上来了,跟着过河去右边的路,我拿出手机看了看左边的路,发现有马粪,我又往上走了走,轨迹有点偏,这时看到大兵叫我,我也过河去追他们,上了一个大斜坡,因为之前距离的关系,他们和我拉了有200米,然后就是石头河滩,这是在考验我的脚呀,慢慢离他们越来越远了,晚上18:00左右,终于看见大家和沙利他们都坐在草地上地上休息。

95bc5da.jpg

18:20到达营地。搭好帐篷,煮了一袋挂面,把豆角、鹌鹑蛋、准备第一天吃火锅带的麻酱都给吃了,还吃了一个山楂糕,喝了一杯羊奶,好像我是大胃王了。
30日,早上煮了大米粥,今天要翻越2个达板,其中一个还是冰达板,路书写的应该是蒙格特开曾达坂达坂垭口(3960M)和喀纳尕依特达坂达坂垭口(3770M),的我又遇到了点高反,主要还是脚痛。向垭口走,脚真的是越走越疼了。在垭口上遇到了等着我的咏者一路下撤,他说等了我有一个半小时,真是太感激了。在垭口下的五星营地没有看到队伍,咏者用手台联系了领队,说他们去7公里外的牧民家营地了。咏者觉得2小时应该能走到,中途还问我吃不吃羊肉,一人80,我说包太重得尽量减轻负担,就不吃了。我俩一路翻石头过河,其实就一条河,但是过了起码左右来回过了得有20多次。

在这条河道旁,我看到了好多北山羊的骸骨,我相信这附近应该有狼,所以顾不上脚痛了,坚持快速往前走,天逐渐黑下来了,咏者让我拿头灯出来,我们一路向前,因为过河过的,我对路开始怀疑了,我问咏者是这条路吗?山坡上好像也有路。可能是因为天黑了咏者也开始暴躁起来了,他说你可以去走山坡呀!我说我是怕这条路走错了,只要路是对的,多晚都能走下去。到了晚上9点半,咏者说不行了,今天走不到了,得扎营,我说这肯定有狼,这样不行,咏者突然发现轨迹上的一个营地就在200米前,我们到了那,咏者让我去前面扎,他说他的塔帐比较大,但我的帐篷也不是自立的,前面都是石头,后来咏者让我和他扎在了一起,我靠着入口扎下了帐篷。他说离队伍还有2公里远,我们赶紧扎营做饭,我把洋葱用了一半,煮了挂面,拌上炸酱,又做了锅热水。晚上睡觉的时候发现两脚大拇指都肿了,左脚尤为厉害,大拇指指甲盖底部起来水泡,脚趾是平时的一倍肿,右脚大拇指左侧也起了个大水泡,小拇指都破皮了,还有点出水。赶紧抹上抗感染的药膏进行处理,这时已经快12点。
水镜这几天都在狂吃东西减负,我们从他的三餐清单可以看出来,他带的东西可是真不少。脚趾肿了一圈,加上高反,还有可能闯入了狼窝,幸亏他和队友们都不是菜驴。不然这又过河,脚又起水泡的,可真不是正常人能受得了的!
    ◆  ◆  ◆  ◆  ◆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00: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b631c9b.jpg

2.4 终于到了绿湖营地,领队抛弃了队友?
10月1日,早上7点被闹钟吵醒,看了下脚比昨晚好多了。赶紧煮了红枣葡萄干燕麦粥。8:20和咏者一起出发,经过10多次的趟水鞋子全湿了,终于到达了牧民营地。没有看到队伍,应该是已经出发了。和咏者继续出发,咏者说今天要翻两个达板,全程走27公里,你不行就从CV线出去吧,我说试试看吧,不行我就出去。

因为我也感觉27公里是太虐了,后来发现原来路非常好走,只有一段湿草地难走些,上午就过了第一个达坂。这时咏者没有等我,已经走的快不见了,等我翻过乌兰达坂(3380m)我走错路了,顺着路往山上去了,到了半山腰发现轨迹不对,又沿着山腰横切,切过几个小山包,终于又走到了正路,这里已经快到了CV分线了。我继续向前走,没过多久,突然刮起了大风,下起了阵雨,这时冲锋衣防雨罩经受住了考验,过了一会而雨停了。我跟着轨迹的方向,向右翻了几座小山,准备歇一歇再去翻对面那座大的。这时,突然听到对面山上传出了5、6声狼叫,赶紧下山往沟里走,那两个黑影也随即退下了,应该是我侵入了他们的领地。

这时过来了一小队人马,一问也是走V线的,原来我一直找不到的达板就是汽车经常来的这个山口,我还以为这路是出去的路,我快晕死了,从13:30到17:00一直在这片区域晃悠。跟在这个小队后面,他们是轻装一会儿就没影了,顺着他们走的路向前走,终于在19:00时走到了一个营地,意外发现沙利他们两个也在这里,他们说李队已经去黑树林了,离这儿有7公里,劝我在这扎营,他们是因为3点多下雨才在这扎营的,那时我们队有两个人已经过河了,所以全队也就一起过去了,他们说李队会在绿湖营地等我们,而计划上也是明天在绿湖扎营。既然如此,我就在这扎营等明日再出发了。
  

2日,今天早上煮了燕麦粥,吃了一袋红油竹笋。8:40开始出发,过门口的小河费了半天劲儿,脱了鞋发现脚泡更厉害了,套了两双袜子试试,发现这个方法很有效。这时昨天遇到的轻装队上来了,我就跟着他们一起走,他们有向导,对路非常熟,吃完饭又开始启程了,轻装队很快就把我甩远了,这时天上开始下起了冰雹,过了一会而又下雪,然后是雨加雪,我坚持努力往前走,终于在18点到达了绿湖营地。但这里只有轻装队他们在,李队和沙利他们都不见了踪影,我向向导打听下一个营地的线路,向导却说需要翻达板,而且我的时间不够,今天天气又不好,他们就是多走,明天也是在天格尔下面扎营,他们不可能走过天格尔的,时间不够,我一个人现在走太危险了,明天和我们一起走吧,明天我们也是走到天格尔。
我问了一下他们也是5号中午出山,所以我还是留在了海拔3500的绿湖扎营。绿湖是不动的冰湖,但水温并不是最低的,去绿湖里打了水,我开始尝试在帐篷里煮挂面,拌上炸酱,还吃了瓣蒜。这时冰雹开始大了起来,又下起了大雨,狂风暴雨,赶紧收拾东西,把睡袋打开,钻进了睡袋。
   

fad4962.jpg

3日,从昨晚开始强降雪,今早雪达到了8CM以上厚,雪依然在下,向导说今天会走,但要晚点,早上吃了燕麦粥,中午吃了牛肉干、抹上番茄酱的馕,晚上煮了锅热汤面(配料:紫菜、虾米、鸡蛋、海椒面、孜然粉、盐、醋、酱油、香油)
水镜比起之前生死鳌太的主人公的优势是,他所有的保命装备都是背在自己身上的,而且他的吃的足够,这一路上也碰到不少其他的热心团队。好巧不巧,他到达绿湖营地之后,已经看不到领队和队员了,天也下起了大雪,这雪会是领队他们先行离开的原因吗?
◆  ◆  ◆  ◆  ◆  
2.5 迷路,暴风雪,遇到熊!鬼门关走一圈!
4日,我决定今天下撤到CV线去找车回家算了,我相信经过这两天的吃喝,包已经减轻了部分重量,而且是向下走应该一天能走到夏热,虽然到夏热达坂有36公里左右的距离。向导劝我再考虑考虑,也许那边也已经封路了,我记得8264有个队是5号从C线出的,向导说C线是不走乌兰达坂,从边上绕到热巴出去的,可惜当时我没有听进去,就想赌赌运气,还是坚持下撤。沿着路凭着记忆一路下撤,发现河道真的好难走,真佩服我是怎么过去的,走到下午17点终于到了前天扎营的牧民房处。再往前走,遇到了骑马的牧民,他说大雪封路了,车过不去,得骑马才能过去,他要价2000元,我说我只能出500。最后他说1000元,我说我只能出500,最后他自己走了。过了会儿,又碰见个牧民,牧民说每天早上有出去办事的人,应该可以把你捎上,让我早上去等,试试运气。

5411b7a.jpg

5日,早上起床后,发现走到了一条不认识的路上,我是沿着路走的,没准这就是出去的路,继续向前走,发现雪越来越厚,我越发肯定是出去的路,一路向前,车道被彻底掩盖住了,发现道路向一座4000多米高的雪山延伸,骑马牧民说要翻4000多米的垭口,才能到镇上,与这条路非常吻合。路旁有牧民的小屋,最后一个小屋,门口停着一辆越野,车轮上还有雪,应该就是这两天开的。往前继续走雪越来越厚,到脚踝,到膝盖,到大腿根,最后雪厚的只能趴着地上用膝盖和手分散重量像前爬,爬到路的外沿,因为有石头,所以雪只到脚踝或膝盖。要不然走一步都很费劲了,不断过弯,不断爬到了路外沿,继续往上走,周而复始,靠着坚强的意志和麻木的身躯不断向前,不断向前。路上的风是越来越大,尤其是山顶,抓绒手套和露趾手套,两层手套都已经抗不住了,手这个冷呀,风吹的耳朵和脸生痛,而且风一直刮不带停的,稍一不小心也许就被吹到悬崖外面去了,慢慢稳住身形,一点一点的磨过了达板,风太强劲了,向下直插,也不管路不路了。

突然发现有一个梅花形的足迹,我不确定是豹子的还是狼的,我感觉豹子的可能性更大些,还是换条道走吧。又走了会儿,看见前面又有脚印,有几个脚印和人的差不多,但是五指分叉,人是不可能不穿鞋的,而且这个足迹怎么这么新,这么像熊的呀,急忙顺着足迹抬头向侧面雪山上看,发现500米外右边的雪山上半山腰有两个类人的黑点在向上攀,突然挺住,好像又要向下走,我吓了一身冷汗,快速往沟底扎。
今天才是最虐的一天,决定下撤路线的时候,不够理性,导致后来迷路。恰逢天气恶劣,又差点遇到熊,好在有惊无险!
   
◆  ◆  ◆  ◆  ◆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00: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ff0d2e1.jpg

2.6 运气使然,否则命丧狼塔!
6日,下到沟底,走到了车道上,渐渐走进了村子,迎面驶来一辆摩托车后面带了个人。开车的是个大哥看见我就说你走错了,在往里走又进山了,往外走。我说有多远出去,他说大概30公里就到216国道了,我说还有30公里?又和大哥攀谈了会,大哥把后面的人往前挪了挪示意我上去,带了我走了一段,大概有7公里左右,这是大哥家,往外还得走20多公里。大姐叫我去屋里热热再走,我说不了,趁着早赶紧出山。我告别了大哥,走了几十米,感觉20公里是不是有点太远了。


不如回去给几百块让大哥送送我,正在我转身的时候,大哥也出来喊我,说他们村有辆车要出去,可以拼6个人,这时一个温州的电话过来了,是淡月泊影打来的,说全队都很挂念我,我说了下我的情况,他说有问题给他打电话,出山了在群里和大家报个平安。等车的时候和大哥大姐聊了聊天,发现我到的这个村是和静县巴仑台镇古仁格勒村(竟然是狼塔C线和D线的终点,不过我也不知道我最后走的是C线,还是D线,也许都不是,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能活着最重要的)。

大哥是蒙古族人,今天是他们族在村里呆的最后一天,如果我没碰到大哥再往山里走,我就又进山了,之前那个不会说汉语的牧民指的路,得走10多天,才能从昌吉出山,估计那时我早死了,包里只剩下一个馕了,饿都饿死了。

2.6 跟这样的领队,真是老太太吃砒霜,找死!
回北京,我上班第一天,在微信群里聊到了狼和熊,李队说我跟着熊的脚印走怎么样怎么样,我问他为什么不按计划在绿湖扎营,因为之前一直到我回北京领队都没主动联系过我,我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都是队友联系我的,所以我们一直没有说过话。
李队说这是他们集体投票决定的,当时绿湖的天气不好,月月觉得冷,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且他早就说过,不会等小分队,他们有当时开会的视频可以发给我看。而且他除了绿湖都是按计划扎营的,他们一直有等我。
我觉得我能跟这样的领队一起去狼塔,真的是老太太吃砒霜,自己找死。全队决定就可以不等队友吗?就可以随便更改原定的扎营点计划吗?就可以把队友抛弃吗?这就是他们的户外精神吗?
李队又说我一直走在全队的后面,第一天登白杨沟说自己一个人走,让我下撤我不听,体力差的都从CV线出去了,什么什么的,我说我第二天不是追上你们了吗?


如果我死在了狼塔里,你是不是也会说我是自己要坚持一个人走的?他说我在扯。然后淡月泊影又说什么体力不行就不要硬撑,不要以为就我的包沉,他的包有60斤,我说他在吹牛逼,60斤在高原是什么概念,可以当70斤来背了。李队说他当时帮其他队员背吃的了。我说淡月泊影出发前说要工兵铲我帮你背了。
因为当时我带了护身腰带就不想带工兵铲,他们非说要挖排水沟所以我才带的。我的背包里有单反尼康D7100、工兵铲、全钢护身腰带、我的辅绳是2米的8芯安全绳,两端是消防专用的不锈铁挂扣,我都不敢说我的包有60斤,你装什么了,可以说包有60斤?
后来伞哥说我的包最重这是事实,又质疑我为什么带这么多没用的东西,我说C+V线是成熟路线,真正虐的是C线,通过这次交谈,可以发现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路子的人,多说也是真没有意义。

◆  ◆  ◆  ◆  ◆  
一路上好心人的协助,加上水镜自己的坚持,终究是平安出了狼塔。这个事件孰是孰非,我们还不能仅凭一家之言判断。整个事件的叙述比较长,有一些矛盾点,小超为大家整理出来!
出行前:
虽然水镜和领队早就认识,但是在出发前水镜对领队就是带着成见的。既然有成见为什么要选择一同出发?原因只有两个:1.自己没把AA团队中领队的重要性放在心上,2.他说的那两件事,对他自己来说,没有特别大的影响。但是无论是那种,要么就不选,选了就别带着成见。

鞋子:
水镜的鞋子是新的,小超在之前的推送和大家推过,千万不能穿新鞋登山,就算你是新买的,也要穿上出去走走试试鞋子磨不磨脚。这个是一定一定要,一定一定不能疏忽的。

背包:
小超看了看背包里面背的东西,据不完全统计有紫菜、虾米、鸡蛋、海椒面、孜然粉、盐、醋、酱油、香油、便携水盆,泡脚盆,洗衣粉,洗脚盐,豆角,芝麻酱,面膜等等。背包绝对是导致水镜落后的很大原因,我们不去评判这些东西是否应该带,因为它们在途中确实是用到了,但只要背包的东西对你的前行造成了压力,那么你的负重就是不合理的,你就该考虑减负。
而包里带了这么多东西,却没有带创可贴,这真的是百密一疏。

被领队劝退:
屡次落在最后的水镜,被领队劝退,第一是考虑到他的脚伤,第二是考虑到他因为负重不合理导致高反。所以,领队此时的劝退是合理的。

被领队抛弃:
领队选择带领大部队下撤的原因大概有两个:1.暴风雪。2.队内绝大部分成员的口粮并不如水镜那么丰沛,如果等待那么就有人可能没有口粮吃。领队这样做就一定对吗?在绿湖营地扎营等待水镜一天不可以吗?
对于这件事情,领队也有自己的回应和解释,我们来看一下。

◆  ◆  ◆  ◆  ◆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00: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领队-李队的回应   
1、关于劝退的解释:
9月27日,翻越白杨沟达坂,早上7点半左右出发,说好7点半准点出发,你最后收拾完帐篷,最后走。我留下来等你,早上我跟你是一起走的。快到中午大部队都快到白杨沟达坂了,所有人都很冷。商议,是否要劝退你(白杨沟达坂俗称劝退达坂,开车的司机也说了,中午12点这个达坂上不去,建议劝退队员),大家觉得你半天落下2个小时的路程,一天落后的路程会是4个小时,建议劝退你。所有人在风口等了你半个小时,你没有上来,我和习近伞、启航3个人在风口等你。


你看到我们在等你,你就坐下休息。我让习近伞去劝退你,你跟习近伞说你有高反(别说任何原因!我出发前在微信群里面说的很明确,不要有高反或者其他任何隐疾。有的话提前退出!),接着说你的包最重(我背了两个包,装了我和习近伞两个人的露营装备,还有两个人10天的主食,重量在60~70斤),然后习近伞劝你丢一些东西,减轻负重,你不丢坚持要带着,坚持要带着自己走。我不反对队员多带东西,如果你多带东西影响全队的速度,跟不上行动计划,我有权劝退你!不然,白杨沟达坂为什么叫劝退达坂。劝退你,你没听,你说你下山快,能赶上我们,要自己追我们。
2、节奏太慢。需要调整,对体力不行队员的建议
9月28日,这一天没有翻越达坂。全队早上10点才出发,走到下午5点左右。我让大家在营地露营,这一天中午我们在河道晒装备,休整了2个半小时,你追上来了。晚上,我召集所有的队员(包括你,一共12个人,1个不差)开会,会上让体能较差的小唐、膝盖不好的苏锦东去跟商业队走,从CV分界点走完C线就出去,当时,我特别问了你,要不要也跟商业队一起走CV,我说前3天走的节奏不对,一直在路上来回等人,每天平均10公里,这样走狼塔得走20天才能出去。我说我要矫正节奏了,后面会比较辛苦,建议你跟商业队走CV,而且白天在河道休息的时候,你也看到了,我找商业队的领队谈走不动的队员可以跟这他们走不,商业队的领队:“只要你的队员能跟上我们的节奏,就可以。你们是AA队伍的体能应该比我们好。”晚上我带着小唐和苏锦东大哥去找了商业队的领队再次谈此事,谈定了。当时你坚持要跟队,我说那你跟不上我们就跟商业队出来吧。这一次,所有队员在场,我也说了我的方案和建议,你有自己的想法在坚持。


3、没跟上的理由是不是你的背包太重!
9月30日,计划走到CV分界点,这是行走的第五天,一般其他的队伍是第六天到这个位置。我说了每天,没有特殊情况,大家的进程尽量往前赶,我不是想证明自己多牛逼,只是这个季节去下雪的概率很高,早出山早安心。所以,让所有队员都连续过河,到了CV分界点。咏者为了陪你,这一晚你俩一起露营。这已经是计划走的第5天,后面的计划只有4天半的时间了,但是这个时候,你跟咏者说你还有10天的口粮,狼塔CV已经走完了一半,你还留10天的口粮。这个时候,你还不减负,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你没跟上的理由,我没想明白。


4、关于背包和减负的另一些看法
10月1日,咏者追上了大部队,你没有!他说劝你丢一些装备减负,你要带着。这一天走了27公里,咏者追上我们,多走了2公里,走了29公里。9月30日、10月1日,你连续两天没跟上队伍,而且还没有丢装备减负,也没有跟商业队。跟了新疆的另外的一个队露营了一小段,后来那个新疆的小队伍说那你走得太慢,所以没有再等你。

9月26号,我们下午3点就露营休整。你在背包里面掏出了菜板、菜油、洗漱用品,还有沐浴盐(他们说你泡脚用)等等,这天晚上,全队12个人,除了你没有一个人洗澡了。你这天洗澡、洗衣服,后来第二天跟大家说你高反`!高反的理由是背包很重,比所有人都重。
5、所有人,除了你的吃的远远超出计划,其他人都是10天内的口粮
10月2日,原计划在绿湖露营。其中,10月1日晚上,淡月泊影自己一个人露营在离绿湖最近的营地。启航、冰风溪谷、习近伞、DaM、咏者我们露营在计划的27公里的营地,大兵和老杨001在离我们1公里后面的营地,第二天他们早上赶上我们了,这天你没跟上队。全队所有队员到绿湖的时候,淡月泊影已经上山翻越达坂,这会山上开始下雪,你回来反问我说当时应该没下,我把开始下雪的视频发出来后,你说我借用天气的的原因不等你。


所有人,除了你的吃的远远超出计划,其他人都是10天内的口粮,而且,作为一个领队的判断,如果现在这个时间不翻达坂(时间为中午12点左右)等一天,全队都会被困。所以,我选择了让队伍往前走。你后来说我不等你,请问,你在这个时候有多少天没跟上队伍了?你让所有人在绿湖等你,让你减负你不减负,让你跟商队你又不愿意,你让所有人跟着你的节奏走,我愿意,其他队员愿意么!当天晚上在营地,再次召集了剩下的9个队员开会,所有人的决议是,不在山里面等你,出去了联系你,因为山里面开始慢慢下大雪。如果你走不动,你应该知难而退。但是你一没跟上队伍,而不听劝退,坚持要按照自己的节奏走这种危险的线路。
6、你说我出来从不给你打电话,也不关心你。
9月25日晚上进山时候,司机明确说了,农大林场只有移动手机有信号(自己去查证此事),10月5号中午12点我们出的农大林场,我问了一下前队,谁的手机是移动,当时到的手机是移动的只有淡月泊影,我说:“淡月,你给心婴(shuijing0611)打个电话,联系一下。”所有,后来淡月一直在跟踪联系你。刚出山有信号了,我给你打电话,你的电话停机。我在微信临时群里面@你,你出山了有信号了,也没有回复。我说我翻手机打你电话的记录,你避而不谈。

7、你说所有队员抛弃了你
你出山后,在微信群里面,刚开始说所有队员抛弃了你,过了几分钟,你又改口说是我不等你。你从头到尾,你只提我们在绿湖没有露营不等你,我劝退你,让你跟商队走CV,让伞哥跟你说减负,其他人劝你减负,我们开会讨论劝你(你在的时候)走不动跟商队等等,这些事情你只字不提。


8、坚决不允许大部队等小分队
我该劝的劝了,该建议的建议了,你执意要按照自己的方式、自己的节奏,让全队人跟你一起走。然后,没跟上队伍就说别人没有等你,别人为你好说的建议你不听。我反复说了很多遍,你也许走12天、13天,狼塔CV能走下来。但是,我李少枫的计划就是9天半,无论你说我等你还是没等你,我的计划都是9天半。我也说了,坚决不允许大部队等小分队,另外两个走的慢的队员(这两个队员实际上比你快)都听我的建议去跟了商队出来,你就是不听。现在用道德来绑架我,绑架其他队员,有意思?!你自己退群,是不是有队员说你没跟上队伍,一直没跟上?大家劝你你不听?

领队对于绿湖营地没有等待的解释是:其他人都是10天内的口粮,而且,作为一个领队的判断,如果现在这个时间不翻达坂(时间为中午12点左右)等一天,全队都会被困。
这个理由合理吗?是的,没有不合理的地方。
如果等待水镜扎营一天不行吗?或许是可以的,但是领队在解释中也提到“请问,你在这个时候有多少天没跟上队伍了?你让所有人在绿湖等你,让你减负你不减负,让你跟商队你又不愿意,你让所有人跟着你的节奏走,我愿意,其他队员愿意么!”这是他的解释。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00: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暂且不去评判对错的天平到底偏向谁,因为每个人的说法都带有个人色彩。但是我们可以看的出的是水镜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不是领队高估了他的实力,而是他自己。他在文章开头说起之前劝队友下撤时,充满理性,但是轮到自己的时候却坚持不下撤,也不跟商业队,背着和自己负重不想当的背包和脚伤。
按着自己的节奏走,这是户外大忌啊!
在水镜十月一日的日记中写,27公里是在是太虐了,不行我就下撤!如果他早些意识到这问题,或者说在领队建议他下撤时就考虑自己是否无法负荷这强度时,后面的很多惊险都不会发生了。

◆  ◆  ◆  ◆  ◆  
这是发生在狼塔路上的真人真事,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这绝对不是个例。这再次引发了我们对AA户外的思考,领队责任的思考,队员和领队之间关系的思考。
致队员:
1.AA户外,除了自己请不要依赖和依靠任何人
当大家都身处危险时,人们想得最多的是如何让自己活下来,这时请不要去指望有人会来帮你,他们可能早早地向安全地方奔去了;也不要想依靠领队,你失踪时他可能丢下你不管,也可能在你危险时他不知道身在何处。如果能力达不到AA标准,那么请你选择商业队。


2、不要参加和自己实力相差太多的团队
一个实力差别太大的AA队,势必会出现信息和经验的不对称:选线路、选营地、出行装备的选择以及未知困难的处理,有些东西别人可能会细心的提醒,有些东西别人也许没有意识到,进山你的装备是否能防寒防水,鞋子是否能适应多种变化的线路,有没有多带一双,袜子有没有多带几双。一些很小的细节如果没有注意到,这时你将面临比你队友更多的危险和困难。
如果水镜出发之前有老驴的提醒,他的鞋子是否还会磨脚?


3.不要挑战自己的极限
在AA户外或者阿式登山中,请务必保留一份体力去面对后面的困难,山还在那里,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只要你还活着,机会永远都在。
水镜的背包负荷太重,要么选择下撤,要么选择减负,但是他都没有选择,却选择了和自己的极限挑战,和生命去挑战!


4.永远留存一口救命口粮
常玩户外的玩家,通常会有这样的安全意识,永远会给自己留一到两盒的压缩饼干。这是防范在迷路、走失时的应急口粮。

除此之外,在这个事例里面小超,还想说的是不要按照自己想当然的速度独自出发,这是最不可取的!
致领队:
1.安全是第一位的!
许多情况下队员没有考虑到即将到来的危险,但是领队如果发现时,必须提出和制止,也许是身体状况不好,也许是装备不齐,别存在侥幸心理,有“舍”才有“得”,领队必须明白,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
我想这也是领队在绿湖营地选择先行下撤的原因,保证其他队员的口粮和被暴风雪围困的危险。


2、根据团队中最弱的队员调整计划和行程
在户外登山,一个团队的实力是由木桶效应原则来决定的,一个好的领队要随时注意队员的情况,按照最弱队员的体力安排好行进速度,同时根据最弱队员的实力来调整计划和行程,这样才能保证整个团队的安全。
在这件事中,我们看到比较少的是领队对水镜的关心。

3.队员的两不带
A、没有团结协作精神的队员不带:这样的队员往往是强驴,迟到、自私、独特立行,他们有自己的一套经验或理念或有颗自私的心理,对领队一些决定存在着抵触情绪,许多时候自行其事,这样队员对整个团队带来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B、实力差别太大的队员不能带(针对ZN和技术性线路):如果实力差别太大,不仅仅是拖全队的后腿,还可能产生队员之间的不团结,有时一句:“人家还是新驴嘛,你就不会照顾一下。”会把你晕倒。这样的队员不管是不是美女还还是把拒绝吧,这样对她对全队都好。
那么网友们对这件事情都是一个怎样的态度呢?
1.到了户外,意外就是不可避免,商业队也不安全,量力而行吧,真别逞强。如果觉得自己很强可以自己带队或者SOLO,确保能活着回来。
2.自己户外经验不足就承认自己经验不足,把一些因自己户外经验不足造成的问题归结到鞋子或者其他装备身上
3.红军长征死那么多人,但仍然有那么多人穿着破烂的翻阅大雪山,你这怎么说?劝退也是对他负责,对团队负责。走狼塔也不能往死里走啊
4.所围绕的问题还是老生常谈:领队和团队和队员的关系和责任问题,这个事一直扯不清
5.户外我一直有洁癖,喜欢自己做吃的,自己一个人睡帐篷,下山第一件事就是在河水里洗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习惯,只要不影响他人,我不会选择虐线找不熟悉的人,除非自己真的很强,狼塔现在那么成熟,完全可以约三,五个好友请个向导去走。当然你想锻炼自己也可以自己去走,远远的跟在大队伍后面,呵呵。,,
6.狼塔线路的特殊性,在这种条件下,AA领队很难像普通活动一样处理,这可以理解。那么,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中,也是最容易出户外安全事故的。熬太、狼塔,问题层出不穷,每次大家的讨论,都是分析在活动过程中是队员有问题,还是领队有问题。
我希望能跳出这种思维方式,来看看在具体细节的背后,是否有一种机制,导致了问题的多发。在艰苦条件下,素不相识的队友是否适合组成一个AA团队走户外?这是否容易导致问题的发生?所以,首先我质疑活动发起人,既然在一定程度上,自己都自身难保的状态,还召集10多个队友,团队不可控是显而易见的,这就是问题的根源,祸根所在。这就是我的观点。
7.有的时候,生命失去了,有的时候,互撕进行中,有的时候,在这种实战中成长。户外是一个友爱的集体,互帮互助什么的话也许会误导了很多人。其实户外就是社会。
8.有一点不太明白,文中说跟不上就让跟商业队。
商业队就更安全吗?不会丢下队友吗?

如果是,
那为什么AA的队伍不能像商业队一样方法的走呢?
无非是商业队赚钱了,AA不考虑赚钱,平均分摊而已

领队是一个团队的和核心,他肩上的责任很重,需要肩负起每一个队员的安全!综合考虑队员的实力!在危机关头以大部分人的利益为先,在关键时刻做出决定。
这些都是领队的责任,但是作为队员我们需要知道的是,领队不是我们的父母,也不是保姆。他没理由事事都帮我们完成。在积极的寻求帮助的前提下,你要懂得在户外事事都要靠自己!
无论是队员还是领队,出发之前都要对对方有一定的了解。一定要了解了,信任了,之后再出发!

那么你怎么看待此次狼塔事件呢?
事件叙述来自当事人,小超略作整合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00: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选留言
67
穿越历史的猛犸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想参加AA活动,就要打铁自身硬!自己体力不好,自己技能太差,自己跟不上队伍,怎么总去抱怨别人!

21
土拨鼠
这个事件我是在网上看的水镜的贴子,那怕是他自己的贴子,仔细分析也可以觉出此人太事,推诿责任。穿新鞋;带一大堆无用物(居然还有菜板浴盐面膜...);该带的不带(创可贴是别人给的)。受伤和落后全是自己的原因,还不肯改。这不就是典型的大家最不喜欢碰上的队友吗。领队和其他队员真倒霉

18
青竹
这样的队员谁碰到谁特么傻逼了,高原徒步,不管不顾,洗澡 洗脚 做面膜,不听取意见,丫的,奇葩,不死是万幸! 领队的召集,对队伍的确太不了解,负重 背负物料,应该都清楚了解一遍,而在在第一次劝退水镜的时候就应该果决,应该毫不犹豫!

10
风味云南
原来城里人重装还要背面膜和芦荟胶,泡脚盐,背卫生巾和避孕套都比那些实用

9
ON MY WAY
我认真的用20多分钟看完了整个过程,这个水镜简直是一身的毛病。第一 负重实在是太多了,正常的负重不应该超过体重的1/3,重装穿越,10天的口粮加必要的物资装备,50斤应该是足够了,他带了70斤!要走10天,你是超人吗?第二 不该带的都带上了,该带的还给忘了!竟然连切菜板、洗脚盆、洗脸盐、各种各样的调味品、调料都带着了,有必要吗?出来户外,是感受穿越过程的,必然心理要有思想准备要接受挑战,甚至要吃苦头的,他好像是来享受的!连基本的创可贴都不带!第三 重装长线穿新鞋,又是个不可饶恕的错误,除了新驴,谁都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鞋子不磨合个50~100公里,你就敢重装长线,而且是高海拔,真的是无知者无畏!第四 他过于自信,自负,还自私。领队看出来他体力耐力不行,劝退他,他不听,过于自负和自私的结果是拖累了整个团队,大家已经忍让了两三天,团队也有迁就他,帮助他,结果还是共同决策不等他了,这也是无奈的决定,不然大家一起玩完!人贵有自知之明,他恰恰缺乏这点!第五 如果说领队的责任,我想就是在劝退达坂没有下定决心把他劝退,让他死了这条心!别的我看不出来领队有多大责任。个人看法,不喜勿喷。

8
天涯
穿新鞋走这么远的路还背负这么多无用的东西,谁也不能怪,只能怪熊没找到你。

7
小巫
既不能说是领队抛弃了队友,也不能说是队友放弃了团队,是双方都高估了对方,也是双方都对对方带了成见才导致了这结果。但是很幸运都活着出来了,要是死一个,自然而然就分出谁对谁错,看看还有那精神头在这里打口水仗

6
YNWA
自作孽不可活,瞎咭吧搞。

6
LEE7
带的东西有点多,感觉比较矫情,有时候小命难保还洗澡,面膜!

5
山脉先路户外~大飞
重装长线,不熟悉的一律不A!

4
✨廖辉✨💗💎
无论怎样,都勇敢面对一切,对自己要有信心 有时候给自己一段时间好好休息,身心都是  回顾一下过去,再想想以后  人都会迷路,站在路口失去生活的方面和目标,冷静下来,想想长久以来支撑自己的信念是什么  休息好之后还是要勇敢地继续往前走  加油吧 !

3
考拉叔叔
有风险的线路,没有熟悉的交心的驴友坚决不走!居然会穿新鞋去这么虐的线路,我也是醉了。

2
英姿飒爽
很明显,首先是队员自身问题,不作死不会死,我能说我一个女生自己家里的家伙事儿都没他带去狼塔的多么;另外,也要强调一点,虽然是户外AA活动,但是不是说领队就没责任!领队不是说大家喊声领队你就是合格的领队的,这是多少责任义务与担当的帽子

2
Wild Dream
走个长穿毕都要背60斤,一般也只有傻逼这么干。另外这种人,应该在第一时间劝退,否则也是拖死团队。另外,人家领队也和他说了,让他跟商业队,并且有1000块撤退的机会自己也放弃了,迟早把自己作死。

2
吴继东
这才是真驴,真正的蠢驴。

2
老李
对户外风险估计不足,高估自己的实力,对领队要求过高,还要苛求别人。猪一样的队友

2
Marxk
领队考虑大部分人的安全,劝退几次你都不走那没法整,特别是负重和鞋子过河你都不会,要其他走惯的老驴友等你,估计很难。如果有各种情况能早退就早退,别逞强,要是不适应其他人速度那就solo。除了看你自己也要关心一下全部人的安全,不可能大家都等你,有几个案例就是都挂了或者早走的没挂,等一起的就挂了。这次是好运,下次双脚真不行就算了

2

没达到那个级别,默默地跟着商业队!

1
A尔力
我也是做户外的,个人观点是,队友的一再固执造成了整个团队

1
高峰
我就是树队中的一员,我们的领队会等到最后一名队员,还是商业对队靠谱!

1
o(^o^)o只要明媚的笑
领队每次开会给出下一个集合地点时间,对于突发状况的队友走慢了给予一些关心支持,这是起码的团队精神,队友应该互相帮助走到集合地点,再次修整。如果非要丢人,谁愿意丢下的是自己?作为队友活着出来就说队友的不是,太不友爱(⑉°з°)-♡了,大家在恶劣环境下一直惦记着他,多多少少→_→给过帮助,这些心意和行动难道就不应该感谢(❁´ω`❁)人家吗(  ̄ ▽ ̄)o╭╯☆#╰(  ̄﹏ ̄)╯自己的不好自己看不见,别人要用多少的宽容心,能不能换位思考一下?【不要指责,先想想自己有哪些做的不够、不对。互相检讨一次就明白⊙ω⊙沟通融洽多么的重要】【团队,说丢谁就丟掉,还是一个团队吗?】

1
冷血无盐
出行户外首先应该了解自身能力和经验,其次要和团队有过默契的合作经历。再次要遵守户外AA原则和尊重听从领队指挥。最后不要以征服自然为目的!还是那句话:风险无处不在,尤其出行户外,生命仅有一次,敬请主观对待!

1
浪子李
写出来被叼啊,第一天怎么走到半夜三点,第二天走了17公里,怎么还有30公里,自己不做攻略吗?迷路活该,没死万幸

1
桔梗
这种危险的路线本身就是要自己对自己负责,带无用的东西、实力不够还不自知的队友还要再怎么要求别人对你负责呢?

1

个人觉得,AA队最好签个生死状啥的,领队带上你也没啥捞的,何必呢

1
Joe
既然是成熟的线路,无非也就是虐点,没有必要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我们不需要证明什么,我们只是大自然的亲近者[憨笑]

1
Arthur-阿瑟®
必备创可贴,还有护舒宝,你值得拥有!驴友们都懂的

1
渔舟
AA户外风险自付……活着就好

1
热爱生活
队员经验不足,领队不能宽容。总体,探险还是以全队的安全为重,不能丢一下一个人!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6-11-25 14: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AA领队真的不容易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14 23: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智慧树 发表于 2016-11-22 00:02
2.3、脚痛,高反也一起来了!领队劝退...
27日,今天要翻越第一个达坂--白杨沟达板,又称为劝退达坂, ...

向英雄致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16 92V.ORG  陕ICP备13010018号-1 陕西省曙光应急救援协会
©2016 92v.org Intera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